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 企業介紹 經營領域 工程案例 新聞動態 通知通告 企業風采 聯系我們
當前的時間是:
您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熱點新聞 >> 以“鄉土”的名義進行設計

以“鄉土”的名義進行設計

日期:2016/1/20 16:03:28來源:中國建設報瀏覽次數:

2009年,《以土地的名義——俞孔堅與“土人景觀”》一書出版,書中能看到俞孔堅對鄉土建筑的追求與宿命觀,能感受到中國“鄉土”建筑對中國當代建筑設計的營養與傳承效能。

中國有“三農”問題,也有“大城市病”等城市問題,研究并關注建筑設計如何為鄉村服務,是拓展建筑服務方向、提升鄉村現代化的需求。

■建筑師面對鄉村現代認知與保護性設計的思考

鄉村是我國傳統經濟、文化、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有資料顯示,我國有47%的農業人口,但農業產值只占GDP的9.2%。城市功能之所以溢向鄉村,因為鄉村擁有特殊的景觀資源、生態資源及文化資源。

在歷史長河中遺留下的傳統村落是地方傳統文化、民俗民風、民間工藝、建筑藝術的文化載體,集中反映了歷史文化和社會發展的脈絡。

從鄉村的文化功能上看,“禮失而求之于野”,在傳統村落尚可找到傳統文化的根及其演變的脈絡,也可感受到城市難尋的多元文化與“鄉愁”。

從鄉村的社會功能看,鄉村是與城市銜接的細帶。若鄉村在未來的經濟社會發展中起到作用,會使我國的人口分布更加合理。審視鄉村在整個國家中的作用和地位,能夠使國家的地理資源、人口限制乃至社會生活有一個比較合理適當的銜接。因此,無論是管理者還是建筑師,都應努力使這些鄉村不要大量凋敝。

近年來,在“新農村建設”的大背景下,多數村落忽略了保護,盲目地“拆舊建新”,不僅鄉土風貌遭到建設性破壞,且從根本上不合乎中央對“新農村建設”的本來意圖。究其原因,還是缺少有文化內涵與現代意識的建筑師的規劃設計。在地方管理者保護意識淡薄的情況下,缺乏科學合理的保護設計,使鄉土無法重建,鄉村生活無法真正延續。

從設計理念上看,結合“三農”才是抓住鄉土規劃設計之根。村落保護是一個需要文物部門、住房城鄉建設部門、國土部門乃至社會民政部門齊抓共管的系統工程,建筑遺產的物質性與非物質性保護,不能單靠國民輸血,必須逐步實現造血功能,這需要有建筑師、規劃師參與“鄉土設計”,就如城市治理一再倡導的“城市設計”一樣。

“鄉土設計”的內涵十分豐富,除了要處理土地、鄉村、城鎮與人的關系外,更離不開村民自身,要以村落的“活態”為目標,努力形成真正有設計的“村落制度”下的村落文化賞析、村落旅游、村落公益、村落文創等等活動,目的是守住鄉愁,讓鄉村遺產真正重回生活。

■鄉土建筑學的基本理念和設計要義

2007年,美國地理學家、阿克倫大學終身教授AllenG.Noble的《傳統建筑物:一份有關結構形態與文化功能的全球調查》出版,這是一部鄉土建筑與環境研究的杰出專著,形成了西方關于鄉土建筑研究的系統框架之一。在中國,鄉土建筑是建筑學的分支之一,而在西方則屬于社會人文學科范疇。

無論怎樣,鄉土建筑與聚落是作為物質環境和文化景觀的組成部分而引發關注的,重點研究人們如何利用氣候、地形、資源等物質條件建造居所,形成聚落,并使之與環境和經濟活動相協調。

鄉土建筑應被看為歷史變遷的載體,應是文化傳播研究的關鍵因子。建筑師應該明白,考察建筑實際上是在構建對整個生活的認知,尤其是在相對單純、傳統的生命力依舊頑強的鄉土建筑語境中,建筑與生活的這種聯系就更為明顯。

21世紀以來,作為一種趨勢,國際鄉村地理學的研究熱點及發展方向不斷支撐著鄉土建筑學的發展,主要表現在全球化對鄉村發展帶來日益復雜的影響,促使鄉村地理學、鄉村社會學、鄉村經濟學等對鄉村建筑時空產生沖擊性變化,對城鎮化管理者思考提出新要求:要研究鄉村資源的可持續性利用;要把控鄉村社區對環境不確定性的順應能力;要分析與鄉村空間相關的城鄉人口遷移帶來的各方挑戰;要做出鄉村經濟發展戰略相關的管理評判等。

以人為本的鄉土建筑需要傳之久遠的集體記憶和精神認同,留住鄉愁離不開文化載體,更需要創新空間。

一片湖泊、一座祠堂、一間老屋、一塊瓦片乃至一棵樹木都需要呵護之心,要求建筑師制訂整體保護利用方案,采用村落價值要素,引進居住環境改善等技術,確保鄉村建筑避免城鎮化,避免簡單的園林化,避免同質化,實現村落保護的“活態”利用。

鄉土建筑的村落是保留著時間痕跡的空間,應是被不斷賦予豐富意義的場所,從地景層次、人與自然關系等方面考慮,其設計要義很多。在居住空間的留存中,要選擇有效的保護與利用方式,以利于對原有時間及人文痕跡的感知;農耕空間留存中,要尊重當地生產與生活方式,延續并復興傳統產業和新興產業,“互聯網+農業”給農村發展帶來廣闊想象空間;還要讓建筑師知曉,傳統村落發展理念及路徑是多樣的,可以有教育基地、研究基地、文創場所、現代觀光農業、一村一品等多類型方式,鄉土建筑設計的可能性無限。

■建筑師如何在“護村運動”中兼顧保護與發展

趕車、殺豬、擔水、舞社火、廟會宗祭等生活方式,猶如一幀泛黃的舊年畫,正被卷起淡出社會的公眾視線,急需發起一場“護村運動”。

“護村運動”不僅應出臺政策體現“以村民為主”的思路,更要發出用設計拯救鄉村的“吶喊”。

在浙江省杭州市桐廬縣刮起了村落建筑的“混搭風”,同一條街上有精美也有破敗,行走在桐廬縣的村落中可同時品讀到不同時代的建筑,從明清到當代、從傳統到現代、從國內到國外。有些“混搭”是過去的無知造成的,村民賺錢后拆掉了具有文化價值的木構老屋;有些“混搭”是歷史原因造成的,如深澳村清朝木結構宅院,每個木結構都有精美絕倫的繁復木雕,也有民國時興建的磚木建筑,建筑藝術氛圍相得益彰;也有今人有意為之的“混搭”,如將原有民居用作民宿和餐飲場所,將牛欄、豬欄改建為咖啡、茶吧等。顯見,有設計的建筑與景觀,其“混搭”成為一種創意,相反,隨意的拆建帶給村落遺產難以彌補的傷害。

中國鄉村正在承受著“千城一面”城市文明的錯誤“克隆”,源于建筑師將城市中非自然經濟的內容引入鄉村,源于管理者用西方的理念經營鄉村,源于我們對中國傳統建筑文化認知不足,缺少自信。

設計工作是要將農村建設得更像農村,只有“田人合一”觀念的深度實施,鄉土建筑設計才能在鄉村建筑、村落文脈保護、激活鄉愁等方面真正推進。鄉土建筑的設計不能讓鄉村變得不像鄉村,不能讓鄉村丟了“精氣神兒”。

當下,鄉村設計產生了“眾創新生”的不同理念,各種“文創孵化器”迭出,此時,設計者不能忘卻了本土文化的“真經”。

鄉土建筑設計的責任與使命異常艱巨,因為不僅要修復村莊環境,還要梳理村莊文脈,激發村莊活力,并最終復興村莊經濟。因此,關注并深入研究建筑師在鄉村建筑中的角色是必要的,其不僅有建筑師要根系鄉土的問題,更有鄉村建造的方法與模式問題。

建筑師不僅要“經濟建造”,更要培養“文化觀念建造”的習慣,或許這才是贏得美麗鄉村的建筑之美的根本,而絕非“布景化”之美。

本文關鍵詞: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公告